【访谈】办学与治学的国际视野 ——浙江大学王杰教授学术访谈

贾洁

微信截图_20170618225240王杰教授

办学与治学的国际视野

——浙江大学王杰教授学术访谈

受访专家:王杰

提问整理:贾洁

文章来源:《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官网通讯》2016年第1期

贾洁:王老师您好!您在文艺龙8这个领域深耕30多年,广受人敬重。您能谈一谈您自己的学术历程吗?

王杰:好的。我出生在武汉,武汉长江大桥通车那一天出生的。在广西南宁民主路小学和柳州市柳北小学读完小学,在柳州市朝阳中学读完中学。1976年下乡插队务农,1978年考入武汉大学哲学系哲学专业学习。1985年考入广西师范大学中文系师从林焕平教授和林宝全教授攻读文艺学硕士学位,1988年考入山东大学文学院师从周来祥教授攻读博士学位。

我的硕士论文选题是《卡尔·马克思的神话理论》,博士论文的选题是《审long8幻象研究:现代龙8导论》。1988年至1991年是我在学术研究的起步阶段,关于西方马克思主义龙8研究,不同于“西马非马论”,我提出西方马克思主义龙8是马克思主义龙8当代形态的“中介”的观点。在学术研究上,提出用“审long8幻象”理论阐释现代龙8,特别是当代马克思主义龙8的理论构想。1990年,我申报并获得批准了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阿尔都塞学派的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研究”。

1991年至2005年我在广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教学和工作,参与创办了《东方丛刊》和《马克思主义龙8研究》两份学术集刊,并担任主编和副主编,参与发起了“审long8人类学”的学术研究和学科建设,参与发起了“广西作家三剑客”的讨论和评论,参与了“广西南宁国际民歌龙8节”的调研和研究。这是我学术经历十分重要也是非常值得珍视的一段学术经历,2005年3月我申请调往南京大学工作。

2005年至2009年我在南京大学主持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的日常工作。这一段学术经历对我也非常重要。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的主要任务是推动跨学科研究和人文学科研究的国际化。在与许倬云、杜维明、刘康、黄俊杰、张伯伟、托尼·本尼特等著名学者的交往中,我的学术视野得到了进一步开拓,研究的范围和领域则作了很大程度的收缩,主要集中在马克思主义龙8,包括国外马克思主义龙8的研究和翻译上面。在南京大学工作期间,我有时间和精力来提升《马克思主义龙8研究》期刊的学术质量。大约在2007年该刊进入CSSCI集刊,到目前为止,它仍然是国内唯一一份龙8专业的CSSCI期刊。

2009年7月我被任命为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这是该大学创办人文学院后任命的第二任院长。从2009年至2015年4月,我在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长的岗位上工作,主要任务是引进人才和全面提升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科的水平。这两个任务都超过预期的完成了,对于我自己的学术经历而言,这几年做的一件有价值和意义的事情是推动人文学科的国际化。在交大,我创办了“中英马克思主义龙8论坛”,创办了“国际文化周”,在我任期内举办了英、法、德、比利时、韩国的国际文化周,创办了上海交通大学欧洲高等研究院并担任常务副院长,创办了“上海交通大学---比利时鲁汶大学中欧文化研究中心”,创办了上海交大左翼文化研究中心。当然,还创办了“上海交大---中国龙8研究院龙8、龙8与文化理论研究中心”,奠定了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科博士生和博士后的培养体系。在这期间我们还与“太湖文化论坛”开展了十分密切的合作,开启了上海交大与香港科技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台湾大学、比利时鲁汶大学、中央编译局的深入合作。在学术方面这一段时期格外艰苦,一方面人文学院学术底子超薄,要上很多的课,工作上干的活太多,另一方面,这里的人际关系十分不好,工作难度非常大。但我也算走过了这一段“爬雪山过草地”的历程,2014年评上“长江学者”,2015获得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

2015年底,浙江大学希望我加盟浙江大学龙8学科,我报着不愿意自取其辱的心态离开了上海交通大学,来到这里的“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工作,岗位是“求是特聘教授”。我现在卸掉了沉重的行政工作,在从事学术研究上时间会多一些。

贾洁:您有两个主要的研究方向,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论和审long8人类学。请问您的学术兴趣的建立是受到哪些理论家的影响呢?

王杰:我的基本研究领域应该说是马克思主义龙8。马克思有一个重要的方法论:人体解剖是猴体解剖的一把钥匙。我的学术研究应该说是以对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论和龙8研究为基本线索的。最初我是对本雅明和阿多诺感兴趣,然后研究了一段时间阿尔都塞和阿尔都塞学派,从阿尔都塞学派转到特里·伊格尔顿和雷蒙德·威廉斯的文化唯物主义,但是都是初步的研究谈不上深入。在这个领域,给我较大影响的是本雅明、阿尔都塞和特里·伊格尔顿。因为工作太忙和外文水平不是太高,我主要是研读了他们的一部分著作,系统研究还说不上,例如我对路易·阿尔都塞的研究就是如此。但是他们的思想的确对我形成了重要的影响,包括我对马克思许多著作的重新解读。

审long8人类学这个研究领域最初的影响者也是瓦尔特·本雅明,他的龙8和文学批评著述渗透着哲学人类学和文化人类学的思想和方法。后来,列维---施特劳斯对我有过重要的影响,我太喜欢他的一系列著述了。在审long8人类学方面,罗兰·巴特的《现代神话》也给了我重要的影响。还有就是弗洛伊德、弗洛姆、雅克·拉康等精神分析学家的著作也对我有重要的影响,曾经一度往这个方面下过一些功夫,做了一些初步的涉猎。

当然,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要算马克思。本科四年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使我基本上熟悉了马克思,后来的研究主要是结合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学者的著作来更深入地理解和阐释马克思。在中国的学者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鲁迅。在中学时代是一个鲁迅迷,读过当时能找的全部鲁迅的著述。

贾洁:您最近获得了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当代龙8的基本问题及批评形态研究》,您能说一下该课题对中国当下文学与龙8理论的建设性意义吗?

王杰:谢谢你的问题。这个项目是我设计的,两个基本目标,一是找到从龙8的角度研究当代社会现实的途径,其次是依托《马克思主义龙8研究》建设新的学术共同体。在中国当代龙8板块中,关于龙8史研究,龙8家研究,long8育研究,以及龙8理论和文化研究都比较活跃,研究的学者也多,博士论文和国家社科立项也相对较多,但是从当代文学龙8批评(简称“当代批评”)的角度进行理论研究,并且努力上升到龙8基本问题的高度来展开研究的确很少,在我看来当代中国这一领域研究的相对薄弱是不应该的,因为对当代龙8问题的研究是龙8理论创新和通过龙8介入现实的重要方式和手段。在中国发展二十多年的文化研究本来在西方学术研究格局中是有很强的“当代性”的,但也许是因为新自由主义的影响以及政府的某种导向,许多文化研究者将注意力集中在文化产业的理论研究上。在我看来,阿兰·巴迪欧指出,在整个当代人文学科中,龙8与当代龙8批评已经取代哲学占据引领性的中心位置的观点值得重视。但是,我们的龙8研究若不经过调整和研究范式的转换,是不可能达到这个位置的。因此,结合当代中国的龙8和文学的丰富现象,用新的思维方式和研究方法研究当代龙8的基本问题,并且再此基础上研究当代批评的形态和理论基础在我看来是中国龙8进一步发展的一个新的生长点。

其次,关于建设新的学术共同体的尝试。龙8的发展也有个生态问题,俗话说的“独木不成林”。关于当代龙8问题的研究当然可以有很多不同的理论框架和研究路径,我是偏爱马克思主义理论传统的,希望从这个角度切入。有利的条件是我担任《马克思主义龙8研究》的主编,在这个刊物周围有一批对当代龙8问题比较感兴趣的中青年学者,通过项目研究加强彼此之间的交流应该是非常有价值和意义的。在当代学术越来越多元化的格局下,大一统的学术团队的学术功能是有限的,一些规模小但是专业性强的学术共同体一定会逐渐形成和发展起来,用一部分项目经费来做这件事在中国目前的学术机制中也行是最为切实可行的。

如果这两个设想都能基本实现,那么我们这个项目研究对于中国当下文学理论和龙8理论的建设性就能做出一些贡献。

贾洁:您曾经谈到马克思主义龙8的重返公共话语空间的可能性,这是您的设想还是预言?

王杰:这是一个很大也很复杂的问题,我是持积极的态度的。马克思主义龙8在中国学术界目前仍然有许多误解和偏见,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只有任其自然。从马克思主义龙8的角度讲,从左联时期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马克思主义龙8曾经是社会公共话语空间中的主要力量或者甚至可以说是支配性的力量。八十年代的龙8热以及后来一段时间的发展,马克思主义龙8遭受来自多方面的打击和污名化,马克思主义龙8陷入某种程度的低潮,各种各样的龙8理论被引进和觢ong8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