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生态学》回眸

资华筠

 

微信图片_20171106143941

一本10多万字的《舞蹈生态学》(以下简称《导论》)放在手头,反复翻阅几乎读烂了。一摞比《导论》厚十几倍的废稿依然保存着,它记录了曲折、逶迤的学科探索轨迹。此外,现代化的学术信息网络,使我们获悉这本书是世界人文科学交流中心1994年度入选100本书目的第36项—HY0043783o116(目前中国大陆唯一入选的龙8论专著),由著名学者L.F.屋大卫博士推荐。我至今没有机会认识这位研究中国文化的long8国朋友,不知道他怎么会了解这门从未刻意宣传过的新学科并写出了以下的评述:“用语言学方法、数学计量方法于舞蹈研究,追求准确表达龙8形象的可行性。中国当代唯理性龙8论代表论著。宏观地揭示民族舞蹈龙8特性和舞蹈差异的社会人文原因。三种学科的交叉与合作……”

《舞蹈生态学》作为一门开创性的新兴学科,自1987年申请课题、论证通过为中国龙8研究院重点科研项目以来,经过难以计数的采样调查、课题研讨,写了一稿又一稿……1991、1992年先后以《舞蹈生态学导论》和“长篇”式《论丛》的出版作为初创性科研成果,此后又举办了多次开放课题的方法论讲习班,不久前,攻读这一学科的研究生被授予硕士学位……转眼间,已经过了10个年头。时间虽已超过了“八年抗战”,在舞蹈科学研究的艰难跋涉中,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艰难的启程

10年前,出任舞蹈研究所所长后的路该怎样走?不少好心人帮我设计过。对于一个舞蹈演员出身已逾“知天命”之年的“新学子”来说,似乎应该实际些,可我却偏偏不肯安分——选择了具有开拓意义的基础理论课题攻关。因为这是舞蹈学科建设的薄弱环节,难度大,更富于挑战性。

很难详尽地叙述在选题、论证过程中,许多无私地教诲、启发、帮助、支持过我的师长、朋友、同事们。两位自始至终的课题组成员(合作著书):语言学教授——王宁、空间物理学者——资民筠,无疑是这项科研成果的重要支柱,特邀学术顾问——大百科全书编辑部的全如瑊先生,参与了课题研讨和审稿,是我的“百科导师”……脑海中闪烁的点点“灵光”,经过众人助燃,终于照亮了前进的目标。

科学研究并不神秘,问题的提出与自身的舞蹈实践紧密相关。在30多年从事舞蹈表演的生涯中,古今中外的舞蹈,演出过不下百余个。经常困扰自己的问题是怎样才能准确地把握住那缤纷多彩、风格迥异的舞蹈意韵?这当然不仅仅是外部形态特征,更重要的是对其总体审long8体制的理解与表现。我不满足于凭“感觉”跳舞,希望在理解的基础上加深感觉。也就是说不只是钻研该“怎样跳”?还要追究“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跳”?于是,每当学习一种舞蹈,总要尽可能地搜集、研究与其相关的民俗、地理、历史……资料,虽然常常被嘲笑:“‘折腾’半天,也未见得比旁人强多少。”但是,我确信:如此这般的‘折腾’之后,起码比自己原来的水平有所提高。或许,这就是朦胧的“舞蹈生态学”意识?

众所周知,世界上有多少被高山、大河相隔相阻的国家、民族,就有多少种不同风格、样式的舞蹈,却很少有人探索其中的奥秘。舞蹈的转瞬即逝和难以诉诸文字的表现、存在方式,更增加了对其分析、研究的难度。与其他龙8门类相比较,舞蹈的表现和传播媒质不是外物,而是具有生命的、饱含感情的人(生物人、社会人)自身。舞蹈的创造者是人,人又是“物化”了的舞蹈创造品。这门无物可假,既古老而又充满青春活力的龙8,以其自身的特质决定了它与人类——生存环境的关系格外密切。它紧随着人类进化而传衍、发展,留下那千姿百态的斑斑绰影,正是人类发展历程中,与其生存环境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某种呈现方式。

逐渐自觉化的舞蹈生态意识,使我们获取了一把开启舞蹈奥秘之门的钥匙;长期舞蹈实践中日积月累的感受,致力于舞蹈研究的诸多困惑,经过深入求索舞蹈自身特质的思考,使我们确定了注重于舞蹈本体特制的基础理论课题,那就是:从“舞蹈与人类生存关系”这个大主题中,选取通过宏观分析揭示其内在本质的视角作为创立新学科的基点,力避对文学概念的依附和盲目套用。起步虽很艰难,科研路线却比较对头,这是很幸运的。

 

涉足边缘学科

当我们试图透过各种纷繁复杂的舞蹈现象揭示环境因素的作用,以期做出具有规律性的解释时,自然而然地遇到一些难解之谜。对于局部的、具体的舞蹈现象,似乎可以找出一种或多种合理的解释。可是,“跳出”一个个具体问题,想把众多的现象合在一起理出一定头绪,又感到有些茫然。常见的情况是,对一种现象的解释看上去言之成理,却未必与另外一些现象能有机得协调起来;把许多个别问题的解释简单的累积在一起,更未必能形成系统的规律性分析。这使我们意识到,想要科学地认识和解释舞蹈,必须有科学的方法论。否则,有如黑夜行路——崎路纷纭,举步维艰!

 

现代科学研究的发展拓展了我们的视野,自然科学的成果更引发了我们的思路,研究舞蹈与环境的关系,深入考察一下“生态学”的形成与方法论的建立,无疑是十分必要的。事实上,人类在几千年的农林牧渔猎的生产实践中,很早就注意到气候和地理条件是如何影响收获的难易与大小,这其实就是朴素的生态观念。从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84年—前322年),到我国《齐民要术》(公元前533年),都对人类改造自然过程中各种生态现象进行过论述,而比较系统地观察与分析这一问题则始于16—17世纪。如果说《生物起源》中表述的“自然选择”思想涉及了生物与自然环境的相互选择作用,那么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也可以说是生态问题。不过,“生态学”一词由德国海克尔明确提出后,伴随着方法论的逐渐成熟,才得以形成了一门独立学科。生物生态学把研究对象作为“核心物”,对与其发生关系的各种“环境因素”进行分解综合的系统研究方法,对我们具有重要的启示作用。我们决定知难而进,适度引进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向着交叉学科(边缘学科)进军!

但是,阅读了《基础生态学》原著,统观陆续发展起来的各种生态学的分支学科后,我们发现问题的复杂性大大超出预想的程度。事实上,我们只能对“生态”一词,限于本质意义上“借用”而不能简单化地把舞蹈生态学设置生态学的一个分支,把生物生态学的许多现成理论概念和术语,进行生硬的移植与套用。

 

粗略分析,就不难发现:作为“核心物”的舞蹈,是人类的一种有目的的行为。对于这一“核心物”,起主导作用的生态因素显然是社会文化环境,自然环境一般来说只起外力作用,舞蹈与环境之间的交互作用,往往通过心理机制的作觢ong8刺逑郑